阿雅

鼬佐可逆不可拆/米英不出坑

伦敦大桥垮下来

沏茶室里,佐助端着一杯拿铁细细的品着,等待等面的女士发问。



“宇智波先生今年多大?”


“20。”


“?宇智波先生还是学生吗!”


“目前是的,不过在过两天就不是了。”


“为什么?目前距离学校放假还有一段时间,不是吗?”


“是的,只是再过两天我的毕业证就能发下来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最后,佐助因为年龄问题被一个人留在了沏茶室。



佐助打算再在沏茶室里待一会儿,直觉告诉他,如果现在回去马上他就要回来,并且会带着一位女士。



算上刚才这次,他已经相过24次亲了、他活过的年头都没有这么多!



不过好在这种神奇的生活将在两天以后结束。


不要问怎么会有人刚二十就会疯狂相亲,这当然是违背当事人意愿的、不过会发生着种事情都是他一手作出来的。



早在五年前,他就把罪恶的双手伸向他的亲哥哥,让他陪自己沉沦在不同寻常的恋爱中。



鼬的想法是,让佐助好好读书最起码先把大学读完,然后再跟父母坦白。



鼬的想法很好,可是架不住佐助年轻气盛、沉不住气,十八岁生日刚过就把事情向父母交代的清清楚楚。



按照佐助的话来说,一日不把事情说清楚,他心里就一日不舒坦、正好十八岁了,也到法定结婚年龄了,顺势就交代了。



佐助是舒服了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上学、上学;可苦了家里的其他成员。



富岳和美琴不必说,被这从天而降的雷砸的是里焦外嫩、眼冒金星。


缓了一阵子,美琴倒是很开明的接受了、只是富岳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出柜了,还是互相的!然后、宇智波鼬的悲惨生活开始了。



佐助的年龄太小,暂时放过。鼬却是每天被相亲折磨的不成样子。



富岳爸爸坚信,在这样密集的人海攻势下有一定会缴械投降、安安稳稳的娶个漂亮媳妇,安安稳稳过日子。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鼬比富岳想象中的坚定多了。不过在经历一个多月的相亲折磨之后,买了张机票直接就飞到英国去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佐助完全有机会离开父母、跟鼬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不过他很作死的对鼬表示要在日本读完大学,毅然决然的留在日本。事后想想佐助都想穿越回去给自己两耳光。



鼬走了,富岳总不可能在把他从英国抓回来,但他还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相亲继续,只是当事人从鼬变成了佐助。



开始佐助还一脸的不在乎,反正他住宿舍,只要他想他可以一直待在学校里。


结果第二天,他就被请出了宿舍被迫回到家里。

在家里平静的过了两天,第一位女士就被介绍给了佐助。



即使心里一千个不愿意也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上。


临走前,他问父亲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富岳思索一下,找了几个形容词回答佐助。



“成熟、丰满、单纯。”



'成熟和单纯还能同时形容一个人吗'这个问题在佐助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真的是一闪而过,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都是正面形容词应该没问题!'就这样毫无相亲经验的佐助迈向了街对面的沏茶室。



直到见到本人,佐助才知道父亲说的那几个形容词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为什么成熟和单纯能一起用了。



“成熟”是指年龄而不是性格,后来他才知道这位女士比他大八岁,富岳的解释是这位女士本来是介绍给鼬的。中国有句话叫'女大三抱金砖'然后富岳就接下了这个人,谁知道鼬没碰上倒是让佐助见了。



“丰满”就是宽厚的意思,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佐助感觉自己学了将近二十年的国语一瞬间被吓的精光,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眼前这位女子。当时他就想
'如果我宇智波佐助这辈子注定要在婚姻中遭受到家庭暴力、那么我结婚的对象一定就是这个样子。'



“单纯”的意思在他们交谈两分钟之后也懂了,说白了就是说话不过大脑……他们一共在一起待了不超过二十分钟,有十五分钟都是佐助在默默的喝咖啡,对面坐的女士止不住的笑……



有了这次的经历,他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仿佛世间的所有他都能一笑而过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回去以后,佐助决心早点结束这遭罪的生活、接着他花两年的时间修了四年的课程,只要再忍两天,两天他就能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地方了。



眼看就要离开了,佐助激动的都达到了亢奋的状态了,他不敢待在家里,生怕父母会看出什么来。他偷偷收拾了几件衣服打算在水月家躲过这两天。



这两天可苦了水月,要知道佐助这个闷葫芦碰见他哥的事这么能白话他就不会心血来潮收留他。



白天拉着他在大街上转悠,说是要买点东西给鼬带过去。


wtf!!!!两个大老爷们在小饰品店里晃,那画面可是一点美感也没有。



白天总算是过去了,身心俱疲的水月把自己扔到床上准备长眠不醒,就在他睡着的那一瞬间,一只大手把他从被子里拽了出来。



他惊了一下,弹了起来,眼神迷茫的扫了一圈,看到了眼睛绿的发蓝的佐助。



“水月!刚才我突然想到到了英国,我找不到他、当地人还听不懂我说话怎么办?”



水月和佐助对视了好长时间终于开了口“你是说,你半夜把我拽起来就想问这个没营养的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如果真的……”



不等佐助说完水月的大手就排在了佐助的肩上,让佐助看着他瞪得通红的眼睛说


“听着佐助,
首先你不会找不到他,我敢打赌你下飞机第一眼就能看到他,就算你没看见他,他也会找到你;
其次,你的托福雅思已经过了!你也能和学校的外教用英文沟通了!
相信我英国人能听懂你说话!
所以!不要操心哪些有的没的!
还有在未来九个小时不要跟我说话!现在!转身回到你的屋子睡觉!”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水月直接钻进了被窝,无论佐助如何折腾也没冒个头。


不过一会儿佐助就放弃了水月,回到客房自己纠结去了。




等水月醒来那已经是中午的事了,他打着哈欠爬出卧室的那一瞬间就感到气流都不正常了……



佐助抱着一个绿色的恐龙小玩偶坐在地上,前面是一个打开了的行李箱,佐助好像在说什么,不过他很知趣的回到了房间,把佐助一个人留在客厅。



两个小时之前,美琴来了,把带来的行李箱递给佐助,



“去英国也很好,你们兄弟就能在一起了……”



佐助抱住了美琴妈妈,“谢谢……”



美琴抚了抚佐助翘起来的头发“愿你们幸福。”





美琴离开前留给佐助一个迷人的笑容,



“可不要忘了爸爸妈妈还在这里。”



“嗯。”







下了飞机,事情并没有像佐助想象的那样出现各种意外,他很快就发现了鼬,就像水月说的那样,鼬也很快就找到了他。



佐助跑向鼬,

他有一种感觉他现在跑向的不仅是一个人,那是他的幸福。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