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

鼬佐可逆不可拆/米英不出坑

异闻



一目连死了,死了也好,活着也是遭罪,要是弄成个半身不遂,死不死 活不活的,下辈子还要等人伺候,估计他自己都会崩溃。


荒川忙活完一目连的葬礼才发现身子已经有一阵子没沾床了。
那个人的人缘不错,葬礼来的人很多,金鱼姬那个小姑娘哭的直打嗝,荒川看他可怜,拿着一目连随身带着的书签去安慰她,可小姑娘却不领情,把书签狠狠地掴在他脸上,
“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
金鱼姬摸了摸眼泪,转过身就走了,荒川捡起书签,收了起来,


不要正好,反正我也不愿意给。

荒川把那个书签留了下来,坐在床上把玩,木制镂空的,上面刻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符号,一目连曾试图教过他,可他不感兴趣,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现在人没了,他又更是不想碰这些东西了,不过这书签倒是挺漂亮的,


想起金鱼姬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突发奇想的走到镜子前,试图从无神的眼中挤出点水分,

荒川看着对面那充满张滑稽的脸,笑了出来,

一点都不悲伤。

你真的是个混蛋。



咳了两片安眠药,荒川准备找周公开导开导,不然迟早要疯掉。


只是他迷路了。
应该是一片草地,荒川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四周,
日头太足了,天亮的不正常,连一片云都没有,
正想着,忽然刮起一阵大风,带过来半边天的黑云,后面风吹的他骨子里发寒,前面的阳光却又刺的他睁不开眼睛,


“跟我来!”
一目连!
他回来了?
来不及想太多,荒川被前面的人拽着跑进了一间突然出现的破旧神社,
两个人冲进去,一目连迅速把他塞进帘子后面,
“好好待着,不许说话,无论如何都不要出来!”
说完就急吼吼地跑了出去,
风声更紧了,门窗哗啦哗啦地响,但是还是能听到叫骂声、争吵声,一目连竟然也会与人争吵?

那就好,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跟他吵一架。


许久,太阳好似回来了,嘶吼般的风声也停了,一目连进来把荒川拉了出来,

“这地方也是你能随便来的!赶紧走!”
“跟我回去,或者我留下来陪你。”
荒川本打算杵在门口和一目连耗,可一阵风就把他带了出来,门外不再是阳光照耀下的草地,只有一片漆黑,身体不断下落,想伸出手抓住什么,那人胳膊、指尖、衣角……什么都好,只要抓住就不会再离开,可是什么都没有,他什么也没抓住,这次他还是被推开了。


醒来一目连的声音还没有消失,
“别再来了,还有,记得小心些,下次车来的时候,我可就救不了你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毕竟这只是件异闻。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