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

鼬佐可逆不可拆/米英不出坑

神奇的链接

我知道,总有人不知道它,总有人需要它,有缘人,一起分享快乐吧。(见评)

被拴在家里的猫

·OOC
0)
金发、碧眼,长得不错;
健壮、衣冠整洁,生活条件不错。
看来我可以过两天好日子了。
1)
我放下嘴里的小鱼干,从垃圾桶上跃下来,走向这个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的男人,在他离他三四米处停下,保持一种坐立的姿势看着他,暗示他可以靠过来了。
男人走了过来,再我前面蹲了下来,
“亚蒂?”
哦、原来是弄丢了自己的猫吗。
“喵~”
我打了声招呼,向他身上扑了过去,他好像很惊讶,不过还是接住了我,
男人把我抱在怀里,温柔的抚摸我说着'没事的,没事的'也不知道说给谁听。之后把我举了起来,冲着我傻乐:“亚蒂跟Hero回家吧!”
2)
阿尔弗雷德(他的名字应该是这个)的家很大,其实也没有多大,只是一个人住的话显得房子很空,一点儿人气也没有。
我四处转了一圈,找了个感觉不错的角落爬了下去,等着阿尔弗雷德来伺候我,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人过来,我等不及了,顺着奶香找到了阿尔弗雷德,我不知道他举着一个包装盒在看什么,但是我知道我饿了,于是我凑到他身边,把整个身子放在他的脚上。
他低头看了看我,我叫了两声,示意他把吃的放下。
但是很显然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理解我这凄惨的两声喵意味着什么,因为他把我拎了起来,扔进了浴室………
'没事的,没事的'
阿尔弗雷德一遍往我身上淋水一边说着。
3)
你跟我说实话、你见过往猫项圈上挂引绳的吗!不是那种系个铃铛的绳!是那种俗称狗链子的东西!
阿尔弗雷德在出门之前把引绳的另一端拴在了椅子的扶手上,绳子的长度足够让我在整个房间里乱窜,可这让我很不爽。
我拿脖子上的东西没办法,只能找别的东西撒气,我撕坏了窗帘、被套,打碎花瓶,把房间搞的乱七八糟,阿尔弗雷德回来的时候我还让他的脸上挂了彩,
我以为他会生气,然后把我扔出去,但他没有,
他把我揽在怀里将引绳卸了下来,捋顺我身上炸起来的毛,
'没事的,没事的。对不起啊,亚蒂。但是不这样的话你会逃走的吧。'
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坐了下来,眯着眼看着他。
4)
我是只折耳猫,但是我并不是很喜欢给人当宠物。
我不是在正规猫舍出生的,我的父母都是折耳猫,
我的主人是个小女孩,很善良,她会轻轻的抚摸我,然后嘀喃着'没事的,没事的'。
后来我就跑了,因为实在是太疼了,我以为再来几次就会死掉呢。
不过跑出来之后我反而感觉好了许多,我挺了过来,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涯。
我应该是很漂亮的吧,尤其是眼睛,很多人都会说'好漂亮的猫!眼睛是绿色的呢!',常有人试着收养我,不过我都是待几天就跑出来了。真的不想看到他们那种'啊、这个孩子好可怜'眼神。
5)
阿尔弗雷德每次出门前都会把我抱过来抚摸我说着'没事的,没事的'然后把引绳挂在项圈上,回到家的时候在把引绳取下来。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么做是因为他很喜欢我,可是除了每天的装卸绳子和填猫食他基本不会看我一眼,让我感觉他只是想拴住我而已,只是想拴住'亚蒂'而已。
阿尔弗雷德总会象征性的说'没事的'安抚我的情绪,可是我真的很讨厌阿尔弗雷德说这三个字,不是因为这三个字,而是每次阿尔弗雷德说的时候总让我感到没由来的绝望。
所以,我再一次的逃跑了。
我跳上小区的围墙,回头看了眼阿尔弗雷德的屋子,我再也不要回到这里。
6)
我回来了,没有再跑出去。
7)
我是一直有翠绿色眼睛的折耳猫,
我很幸福,
我有一个名字'亚蒂',
我有一个很帅气的铲屎官,
他会给我洗澡,
他会喂我牛奶和小鱼干,
他会抚摸我,
他会盯着我的眼睛看,
他会对我说'没事的,没事的'
啊,忘了说,
我是一只被栓在家里的猫。


—————end—————


如果折耳猫的父母都是折耳猫的话就一定会有遗传疾病的,发病的时候浑身疼痛、僵硬。